蘇菲回到車上後,她頭枕著椅背靜靜思索著,心裡不明白陳得福成年後為何仍持續就診,不過最後還是照著王紹偉所給的電話號碼撥過去。

 

「請問楚醫師在嗎?」聽到接通的聲音,蘇菲問道。

 

「我就是,請問是哪位?」話筒另一邊傳來的是中年女性的聲音,充滿自信而和緩的語調。

 

不願過早提到命案這個複雜的問題,蘇菲只簡單解釋自己是警局委派協助調查偷竊案件的心理醫師,希望能了解陳得福的情況。楚醫師聽完只拖長尾音卻不做其他反應。

 

    「其實我有幾件事情想請教楚醫師。」蘇菲頓了一下繼續說下去,「我見過陳得福幾次,雖然我所收到的資料顯示他是屬於輕度自閉症患者,但是……。」說到這裡蘇菲便停了下來。

 

    「你覺得他的情形已經偏向中度了嗎?」楚醫師替蘇菲接下去,很明顯她也有相同的答案。

 

    「對,根據我的觀察是如此。」

 

    「當初醫院做檢測時,他的確是屬於輕度的範圍沒錯。」

 

    「但是理論上應該不會改變才對。」蘇菲看著車窗外的細雪模糊了遠方山影,她沉思這個答案。

 

    「你也說這是理論上。」

 

    「所以妳的意思是?」蘇菲不解的問道。

 

    「他是在這兩三年突然變成更沉默,更畏縮不願與外界接觸,但是發生的原因不明。」

 

    「那楚醫師妳做如何的診治安排?」

 

    「妳自己也是心理醫師,應該清楚目前自閉症並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改善,我能做的就是跟他溝通,改善他封閉的狀態。」

 

    楚醫師對蘇菲說明這個情況,她耐心解釋著:「這點陳得福的哥哥很努力,他一直堅持讓弟弟持續就診,希望能讓弟弟有改善的機會。」

 

    蘇菲很了解這狀況,對於自閉症患者在成年後,家人一般也頂多就是尋找適任的工作,再不行就是安置在家終其一生,於是她再進一步問楚醫師一個問題。

 

    「我想請問楚醫師在問診過程中是否發現其他問題。」

 

    「可以說清楚一點嗎?」楚醫師一時不明白蘇菲問題的含意。

 

    「我的意思是妳覺得陳得福是否有可能發展出另外的精神疾病?」蘇菲想到是否有可能在這幾年之間誘發出與案情有關連的病情。

 

    沒想到楚醫師一聽到這裡態度立即轉變,冷淡嚴峻的回答一句不方便透漏患者病情之後就掛上電話。

.

.

.

.

.

節錄部分,全文盡在玩媒體http://www.onemedia.com.tw/post_all.php?postid=958

 

創作者介紹

小闊葉的窩

小闊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