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蘇菲瑟縮的模樣讓王紹偉連忙拍著她的肩膀,輕聲安慰著。

 

    「我沒事。」她勉強露出微笑。

 

    「我猜想說不定是被鄰居發現而發生爭執。」王紹偉說出他心中的臆測,也許是被當成竊賊而造成意外,他準備對這層其他住戶展開調查。

 

    「這層樓只住我一個人。」她馬上推翻這個想法。

 

    「反正現在又多了一條命案要查。」王紹偉一時沒有其他想法,只能無奈的聳著肩膀,他原本想說這真的是一波未平又一波,但想想這句成語好像不是用在這種地方上面,便只好搔著自己的頭扯著嘴角苦笑。

 

    「無論如何我會對這棟樓鄰居先展開盤問,看是否能找出一點線索。」聽到房外有聲響,王紹偉站起身,原來是阿欣趕來,她一看見蘇菲便過去深深擁抱。

 

「不用擔心,紹偉會保護妳。」

 

    雖然阿欣這麼安慰她,但是仍無法止住蘇菲心中的恐懼,那一幕實在令人驚駭萬分,女孩的父親全身沾滿黑褐血漬,睜著爆凸的大眼瞪著蘇菲,就像是即使到了另一個世界仍然要報復索討。

 

    這件事只是證明蘇菲太輕忽人性之惡,從不願提早防範未然,才會造成今天置自己在極度危險的處境之中,若不是陰錯陽差發生意外,今天躺在地上冰冷的軀體或許就是自己,死者那雙憎恨的眼神說明他絕對做得到。

 

    只是在混亂思緒之下,她還是極力心靈深處保持最後一絲理智,像在晦暗之中尋找微弱光源,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何自己會感到如此的煩躁與不安?蘇菲在心底不停發出質疑。

 

 

 

 

十七.

    到警局作完筆錄已經是三天之後的事情,離開時蘇菲拒絕好友派人護送,會危害她的人現在正冷冰冰地躺在殯儀館內,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蘇菲苦笑說著。

 

    「但妳還是要提高警覺,這案子到目前為止還是毫無頭緒。」

 

    法醫所提出的死亡時間是在凌晨三點至五點之間,然而蘇菲所處的公寓半數以上都是辦公用途,剩下的幾戶人家也早已入睡,加上現場絲毫沒有遺留下任何可疑的線索,因此查了幾天依然膠著無解。

 

 

    「到底麻煩事還要多少件才夠啊。」凶手到底是預謀還是臨時起意都查不出來,再加上之前幾個外國人命案也都還沒有進展,王紹偉猛搔著這陣子驟然花白的短髮,心情煩躁地低聲咒罵起來。

 

    蘇菲原本已經走到門口,這時回頭對老朋友無緣由的說上一句,「這種話還是少說,因為通常都是好是不準,壞事特別靈驗。」

 

    說完她突然摀起自己的嘴,不明白怎會說出這種不加思考的話,只見王紹偉正睜大眼睛看著自己,她只好乾笑兩聲,解釋自己無心的玩笑話。

 

    「我自己可以回去,你就別擔心了。」蘇菲對屋內說著,剛剛玩笑話卻像夜裡的輕霧慢慢籠罩上自己的心頭。

 

    走向停車場的路上,蘇菲的腳步毫無遲疑,她自己非常清楚下一站的目的地是哪兒,所以才不願有其他人陪同,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堅定,但很清楚心裡隱約有個聲音不停驅策著她。

 

    陳德昌很顯然不知道蘇菲這裡發生天大的事情,因此這三天沒有任何音訊,但以他之前熱情的表現,這一切卻又顯得極不合理。蘇菲不是對他有所怨懟,只是那股失落讓他必須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難道喜歡上一個人之後心眼就會變得如此狹小嗎?」蘇菲邊開車邊輕搖自己的腦袋,她不想成為不可理喻的人,但界線與尺度到底又在哪裡?蘇菲完全摸索不到最適當的距離。

 

    約半個小時的車程,當她將方向盤往左打轉到底時,巷底那株梧桐樹便赫然映入眼簾。

 

    只是每走一步蘇菲便多一分遲疑,碰到面該說些什麼呢?是責怪對方冷熱無常的對待還是拋下不滿好好相處?亦或是根本就該轉身回頭?太多問號讓她這條小巷走的異常遙遠。

.

.

.

.

.

.

節錄部分,全文盡在玩媒體http://www.onemedia.com.tw/post_all.php?postid=10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闊葉 的頭像
小闊葉

小闊葉的窩

小闊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