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火車的律動,我聽著鐵軌所發出的心跳聲,好奇看著眼前的女孩,問著:

「芊芊,你這樣出來,家人不會擔心嗎?」

「不會呀」芊芊喝著水、只把大眼睛露出杯緣外:「我本來就是出來旅行」

「?」

「我住在LA,剛從日本晃到上海,聽你說要環島,我才飛過來的」

芊芊聳聳肩、說得像從隔壁巷子走過來一般輕鬆,我卻嚇的手上壽司快掉下來;

 

這女孩到底還要給人多少驚奇。

 

「SAM你為什麼出來旅行,失戀嗎?」芊芊歪著頭看我,

我聽到答案就像一把刀插在心上。

「妳…妳怎麼知道?我並沒有說啊」

「拜託,臉上大大的兩個字,寫著『失戀』!一看就知道」芊芊拿起壽司隨口說

 

我沉默了,一直以為把傷口隱藏的很好,

朋友們都沒提,原來不是不知道,是怕提了讓我傷心。

 

「老兄,想開點」芊芊居然手搭在我肩膀上,跟我稱兄道弟起來:「既然不能拿槍,往自己頭上『磅磅』兩聲,那就只好開心活著囉」

 

看她老說些看似無厘頭,但細想卻又有幾分道理的古怪言論;有她相伴、這趟旅程應該會很不一樣吧。

 

 

我和芊芊在福隆站和列車分開,看著地圖,芊芊決定明早從三貂角開始我們的旅程。

「所以我們現在是路人甲跟乙」「要假裝還不認識喔!」芊芊突發奇想。

「那請問一下路人甲,我們為什麼要從三貂角開始?」我急忙發問,深怕芊芊會假裝像陌生人,真的不理會我。

「傻瓜!」

芊芊攤開地圖「你看!這裡不是最東邊嗎?」

「所以呢?」

「這樣明天就在最接近太陽的曙光中,開始我們的奇幻旅程」芊芊臉上充滿夢幻的表情

「…」我忍竣不已:「妳難道不知道,地球是圓的嗎?」

「你很無趣耶」芊芊拿地圖打我的頭:「要用浪漫的心情來旅行,知道嗎?」

 

沒多遠找到一家民宿,屋子直接面對太平洋,房間窗戶打開就是大海、讓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氣;芊芊發揮過人本事,居然跟老闆攀談起來,不一會兒就聊開了;我在房間裡整理行李,回想今天的一切,是那麼不可思議。

「路人乙!」芊芊衝進房間、興奮的嚷嚷著:「老闆答應明早載我們去三貂角」

「甚麼!」我實在心存質疑:「真的會有人這麼好心?」

「SAM你太容易預設立場了」芊芊突然很正經說道:「我一直都是這樣在旅行」

「一直?」我納悶問著:「芊芊,你到底旅行多久了?」

「歐!出生後就開始我流浪的旅程」她突然又恢復無厘頭的本性,邊說邊往櫃檯跑去。

 

因為是淡季,晚餐時只有我跟芊芊兩個客人,民宿主人是一對退休的夫妻,小孩早已各自成家立業,於是兩人便回到老家開起民宿,正如芊芊所言,夫妻倆真的很熱情。

 

「陳媽媽」芊芊居然已經和對方如此捻熟,

「你做的這道炸卜肉太好吃了」

芊芊像小孩子開心吃著:「外覆的麵皮有著特殊的香氣裏面的里肌肉好嫩再沾少許椒鹽,真是太棒了

陳媽媽高興得要芊芊多吃點:「等以後有機會

,再做給你們吃」

「會的」芊芊肯定的說「這裡是旅程的起點,也將會是終點」

聽到這裡,我莫名的難過起來,芊芊已知道終點在哪,而我呢?

 

夜晚,聽著芊芊均勻的呼吸聲,我也緩緩睡去,模糊中做了跟小蓮有關的夢,

夢裡的一切還是那麼甜蜜快樂。

 

「起床!」「快起床!」一時間分不清是小蓮還是芊芊的聲音

「幾點了?」揉揉眼睛,好像才剛睡去

「幾點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們要出發了!」

芊芊不知何時醒來,已經整裝完畢催促我,陳爸爸早已在車上等著,於是三人摸黑出發。

 

到了目的地時天還未亮;再三道謝,目送陳爸爸離去後,我和芊芊便站在海邊的燈塔下,靜靜的等待晨曦到來。

 

「芊芊」

 

「噓」

 

「芊芊」我再喚一次

 

「噓,我們現在還是陌生人,不可以交談」

 

驀然間、天際開始微微透出海天一氣朦朧的光芒芊芊興奮地跳著,我也感染了這份心情,期待溢於言表。

當第一道耀眼的金光映在我們臉龐時,芊芊這時轉過身,握著我的手

「你好,我叫卓芊芊」

「你好,我叫季曉春」

我也認真回應

創作者介紹

小闊葉的窩

小闊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