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 Jun 09 Wed 2010 21:35
  • 置頂 解脫

腳下、景物微微晃動。

 

是我的身體在顫抖,心臟劇烈緊縮。

 

 

眼角瞥見一對老夫妻,是我的父母!是血脈相連的關係嗎?即使距離如此遙遠、

我還是一眼就看到他們,父親緊緊擁著母親,兩人抬著頭、淚流滿面的望著我,

母親張著嘴不知道在喊些甚麼,一個字也聽不清楚。

 

站在十二層頂樓圍牆上巍巍顫顫,緊閉上眼、用力嚥下口水,深怕原本就不堅強的意志會因此動搖。

 

 

「跳吧!讓那負心漢後悔一輩子!知道女人不是好欺負的!」左腦策動我的身軀往前傾斜。

 

「理智點,三年後那人連妳長甚麼樣子都不會記得,不值得的。」右腦拉扯我的腳往後退一步。

 

我夾著兩者之間左右為難,決定先坐下來聽著兩造各自闡述理由,為何事情會演變至此,整個心混沌不清。

 

 

 

「想拿跳樓威脅我?快去跳啊!神經病。」一小時前劉威給我的答案,掛斷電話前再補上一槍:

「妳想死干我什麼事!」

 

 

原本只是兩瓶紅酒下肚,越想越不甘願就這樣被劉威糟蹋;用這種難堪的、不留情面的方式踐踏我,

 

在我的床上和另一個女人發洩原始的慾望。

 

「妳幹嘛上班時間跑回來?」

兩小時前、他就這樣毫不在意、赤裸裸站在我和那女人之間,三人中只有我穿戴整齊。

 

「我…買午餐回來給你。」想到中午特別提早翹班,興沖沖買了愛心便當回來給心愛的戀人;一心想獲得讚賞的小女孩卻撞見這樣的光景,整個心揪結在一塊;

 

「妳簡直像是我媽。」劉威嫌惡的眼光讓我自卑的低下頭,

斜眼偷瞄他開始穿上褲子、襯衫;那豐滿的女孩在床邊遲疑一會,也開始抓著衣服、胡亂穿上;

地球彷彿停止運轉,動作暫停在這一秒。

我和那女孩默默的相互打量對方,她欣賞我名牌的上衣,我羨慕她青春的胴體。

 

「妳自己在家裡好好反省。」男人打破僵局,理直氣壯說完後,

『碰』一聲,用力甩上大門,聽著兩雙鞋漸漸遠去的聲音,留下錯愕的我待在空氣凝結成冰點的臥室。

 

 

「明明是他對不起我,怎麼變成是我要反省?」

 

第一瓶紅酒下肚時,我悲憤搥著餐桌,不明白這不平等的對待是從何時開始的,

是從他日漸冷淡的態度和不再停留的眼光中展開,還是從一開始拋棄自尊、極力討好他時就已注定最後結局?

 

翻著相本,每一張永遠是自己露出幸福快樂的笑容,被我雙手環抱的他卻保持一號表情,

從第一頁癟嘴到最後一頁;對劉威的人品、朋友不斷提出質疑,我找遍千百種理由辯解,

最後我的世界只剩他一人,因為朋友都無力勸回,搖頭失望、相繼離去。

 

「沉溺於愛情的女人啊!」

曾經自以為浪漫的付出,如今換來殘酷的打擊。

 

費力嘲弄自己的無知與視人不清,他的不忠實是慣性也是天性,訝異自己居然尚有知覺、沒有完全死去。

 

 

等到第二罐空瓶橫躺在桌腳時,我已經淚流滿面,瘋狂吶喊,搥胸頓地,

雖然意識不清還是聽到隔壁敲著牆壁抗議;我拿著拖鞋對著牆壁狂拍咒罵,

這下鄰居安靜了,連呼吸聲都控制到最低,深怕惹惱不理智的人。

 

「人果然是欺善怕惡啊!」看到這轉變、我不禁喃喃自語起來。

 

 

這一道薄薄的牆,能守得住甚麼秘密呢?鄰居應該完全明瞭發生了甚麼事、故事如何進行,

說不定連之前的綺妮風光在明天都能被巨細靡遺甚至加油添醋的播送出去,

任由好事之人再負責接力到更遠的國度,速度絕對比網路傳播更快更扭曲。

 

 

「不能這樣輕易放過他!」左腦在酒精的刺激下甦醒,興奮的提醒我不可以再軟弱任人欺負。

 

「折磨他不就是折磨自己!無聊。」右腦雖然被紅酒弄得很煩躁,但還是盡責的適時提出忠告。

 

左腦不甘被右腦嘲弄,大聲疾呼:「你就是太軟弱了,所以才常被人欺負」

 

「妳那麼愛逞強又曾贏得甚麼呢?」右腦用鼻音說出他對左腦的不屑。

 

這下惹惱左腦,他惱羞成怒,命令右腳往樓上走去;整個人不由自主往前行。

 

「等一下,你要去哪?」右腦隱約猜到對方的想法,急著說:「左腳可是歸我管呢!」

 

看著兩邊吵得不可開交,我在中間想當和事佬都插不上話,兩隻腳不知該聽哪邊的,不停搖晃、站都站不穩。

 

好不容易左腦戰勝,當右手按下頂樓的電梯按鈕時,右腦知道左腦的陰謀了。

 

「你這單細胞生物!」右腦對著左腦破口大罵,完全無視我的存在:「你是白癡嗎?這樣會害死大家。」

 

「你懂甚麼,」左腦很不高興被人罵笨蛋,也開始說起道理:「這樣才能給那個負心漢教訓!」

很顯然、右腦從未被左腦說教,面紅耳赤的爭辯:

「你才甚麼都不懂,那男人那麼無情,怎可能會怕,這樣只是白白犧牲罷了。」

 

「我不信!」左腦顯然自知有幾分道理,音量明顯降低許多。

 

「不然我們來打電話給他!」對相處二十多年的左腦,右腦太了解如何趁勝追擊,

馬上命令左手撥著電話號碼,左腦只好乖乖叫左耳聽著電話鈴聲。

 

 

「喂!」電話裡的男人語氣相當不悅,

 

「劉…劉威!」右腦擺了一個『請說』的動作,左腦只好乖乖照辦,一字一字清楚說著:「我現在正在頂樓,」

 

「幹嘛?快說。」男人越來越沒耐心猜謎語,催促趕快結束話題。

 

「你太過分了,我要死給你看!」左腦彷彿豁出去似的,對著電話嘶吼。

 

劉威的答案就是:不干他的事。

 

 

「你看吧!」右腦洋洋得意看著左腦。

 

這下換對方垂頭喪氣,像顆洩了氣的皮球,良久才抬起頭問另一方、接下來該怎麼辦?

 

坐在矮牆上,我凝望天邊晚霞,窮極無聊、伸出雙手,看著指縫透出金色光芒,玩弄著戒指,等候他們討論出一個結果。

 

聽到身後有些細微聲響,扭過頭發現有人正慢慢往我這裡靠近。

 

「小姐,有事好商量,千萬不要想不開!」一位消防隊員打扮的人在牆角對我說著,小心翼翼、深怕刺激我纖細的神經。

 

「閉嘴!」左腦與右腦連同我、聯手對著那人大叫:「消防員就應該趕快去救火!」

 

自己覺得這話超幽默,忍不住『格格』笑起來,我揮手抱歉,表明自己不會衝動但是拒絕他的靠近,

那人拿著無線電不知在說些甚麼,留在原處待命、不敢隨意離開。

 

 

繼續瞇上眼、享受這徐徐涼風,在牆上兩隻腳隨著輕哼周杰倫的『稻香』音樂晃呀晃著,

 

望著樓下聚集越來越多的人潮,我們三個同時嘆了口氣。

 

更糟的是、我還眼尖發現父母的身影,看他們慌張驚恐的表情,我深深感到後悔。

 

「你的眼力還蠻厲害的嘛!」右腦居然稱讚起我,或許只是為了化解這尷尬的局面,讓我別再懊惱。

 

「咦…左腦呢?」突然想起好久沒聽到他聒噪不休的聲音,好奇詢問他的兄弟。

 

「喔!因為妳酒快退了,他已經回去休息。」

 

對左腦的不負責任我非常生氣,畢竟這一切都是他惹出來的。

 

「沒關係,重點是妳想要清楚,」右腦安慰著我:「妳的人生不是只有這短短二十多年,後面才是精采呢,

難道妳想錯過嗎。」

 

右腦看我沉默不語,知道我正猶豫著下一步該如何踏出去。

 

突然聽到左腦自內心最深處發聲,要我好好聽從右腦的勸說。

 

 

「要活得比他好、才是給他最大的懲罰!」

 

終於左腦與右腦達成共識,握手言和,我接受最後決議,輕巧的跳下台階,

吹著口哨準備回去將不要的男人連同衣物、

 

全部丟出我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小闊葉的窩

小闊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ivi
  • 我是vivi 你有再用ptt嗎 裡頭有小說版 你也可以到那邊發表 ^^
  • hubberlin
  • 我是老人,不會用ptt啦,教我教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